霜色為絳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八

*私設occ遍地

一開始,他是很排斥去佛爺那兒的。

那時八爺給他選擇,五爺和九爺的性子他不喜,唯一能去的僅存二爺和佛爺。

但他不想去紅二爺那兒,陳皮那渾小子老譏諷的說,八爺這冷性子的早晚棄了他。這話一直是張日山心中的刺,激得他當時伸手就往陳皮臉上招呼,也因此他們一見面就大打出手。

他也不喜歡佛爺,因為張大佛爺老是對八爺呼來喝去,儘管他每每盯著佛爺的一襲軍裝目不轉睛。

剛到佛爺那時,他處處使小絆子不服管教,只為了讓佛爺受不了讓八爺來把他帶回去,可無論眾人如何告狀,張啟山一概一笑置之,也沒喚他去問一聲。

雖說到佛爺這兒沒有三、五年不得返家,但每個月都會開放軍眷來營省親,可接連五年,他都不曾見到齊桓的身影。

每個月的這一日他素來都是雞未鳴則起,四更過後方歇。

「還真以為八爺那兒是你家?依我看,八爺這薄涼的性子,早晚棄了你,就你這獃子把別人的客套話當真心話。」腦海裡一再盤陳皮譏諷不屑的話。

身旁溫熱的人影坐下時,他驚喜的喊,「八…佛爺…?」看清來人後,他語氣失落的改口。

「還沒睡?」微微一笑,張啟山不容置喙的說,「那正好,陪我聊聊。」

張日山不置可否的點頭,卻不發一語。

鋒利的眼看向他,張啟山小半晌後才說,「我今天才知道,為什麼老八定要送你來。」

「八爺?」一個機靈,張日山顫顫的問,「佛爺,八爺來了?」

張啟山似笑非笑的拍拍他的肩,「如果身為軍人最大的使命是保家衛國,那你覺得一切的基礎是什麼?」

無非是為了那個笑容,和時刻在背後眷顧的溫柔。

「你真要去?」齊桓向來清冷的滿溢憂色。

「怎麼,八爺?卦象顯示大凶?」

「呸。我說你這人怎麼說話的?」齊桓罵道,隨即低聲喃喃,「祖師爺您別生氣,這小子還小不懂事…」話還沒說完,脖子一片溫熱。

「沒事的,八爺。」給齊桓繞好圍脖,張日山滿臉柔情,「我不在的期間,請你好好照顧自己,等我回來。」

「什、什麼?」

虔誠的將吻印上齊桓眉宇間,張日山在他耳畔輕聲的說,「我的命還繫在你身上呢,八爺。」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七

*私設occ遍地

張日山近來有點苦惱。

那夜過後,齊桓總躲著他,回齊府小滿的回答只有八爺不在家;問九爺也說八爺好久沒去他那兒下棋了;五爺更是驚歎怪不得近來的清靜;就連佛爺找他,都三催四請的還閉門謝客。

只不過摘了眼鏡,至於嗎?

把玩著手上的眼鏡,張日山一肚子火燒火燎的焦慮。

不是沒想過他是不是還做了什麼出格的事,但醒來將眼鏡還給八爺卻得到如此回應。

「送你罷,你不是一直想要嗎?」齊桓逗弄小八哥,那只他送的鳥。

「我什麼時候說過想要了?」張日山滿臉困惑。

「你不記得了?」齊桓放下鳥籠,轉頭看他著他,一字一頓的問,「你對昨晚的事一點印象都沒有?」

「咱們昨晚不就喝酒嗎?」

沈默了片刻,齊桓點點頭,「嗯。」

然後佛爺派人來找他,再然後,他就接連好幾日沒再見到八爺了。

他還記得八爺那時候看他的眼神,眼底有著從未見過的幽深。

但今日可不能再讓八爺避不見面了,畢竟時日所剩無幾。

他闖進齊桓房裡時,齊桓依舊頭也不抬的盯著桌上的書籍。

攤開的書籍佈滿整張桌子,齊桓迅速的翻閱並比對。

從未見過齊桓如此模樣,歪了歪頭,他湊近齊桓,「八爺…」

「去去去!」齊桓抬頭瞪他一眼,又低頭翻找手邊的書冊。

鼓著臉,他走到桌子的另一旁坐下,隨手拿起一本書翻看,又歪著頭問,「八爺,你到底…」

話還沒說完,齊桓奪下他手中的書,打斷他,「你別煩我好不好?有什麼事不能晚點說嗎?」

張日山低著頭,像做錯事的孩子,小聲的嘀咕,「我只是想說,我要上戰場了…」

他說完好一會兒才發現沈默開始蔓延,翻書的聲音停了,就連耳邊齊桓輕輕的呼吸聲也消失了,驚慌的抬頭,卻看見齊桓一臉不敢置信的瞪著他,雙目灼灼。

「你說什麼?」



【博晴】你好,有人在家嗎

*電影人設走向

*occ遍地走

下過雨的傍晚沁著絲絲涼意。

在屋裡待了好幾日,好不容易等到雨停,他逮住機會偷偷溜了出去。

踢踏著鞋,啪噠啪噠踩踏水窪的玩耍,他遛達到城外。

那是一只蝴蝶,粉藍色的翅輕拍,輕曳的從他眼前飛過。拋下差一步的水窪,他追著蝴蝶而去。

過了橋,那只漂亮的蝴蝶飛進郊外一處宅院。

鬼使神差的,他推開門溜了進去。門在他進去後吱呀的闔上,而門上的桔梗印閃著外人難以察覺的光,。

院裡雜草叢生不見絲毫人氣,堪比兩人高的谷莠子隨風搖曳。

叮鈴—叮鈴—

鈴鐺的清脆從風中捎來,尋著鈴聲他看到緣廊,不見人影的緣廊擺放著一盤糕點,和對半剖開的寒瓜。

「不好意思,有人在家嗎?」

回應他的只有呼呼的風聲,和不知名的鳥叫聲。

恐懼慢慢爬上心頭。向後退一步,正當他準備往回走的時候,他踩到了什麼。

軟軟的觸感。順著腳往下,一隻白狐進了他的視線。

他趕緊將腳移開。

「對、對不起。」他慌張的說。

他抱歉的向小狐狸鞠躬,伸手想摸摸被他踩到的地方,卻被意外的被它閃身躲去,錯身而過前他彷彿看見它眼中閃過促狹的神色。

「欸?」

小狐狸輕輕躍上緣廊,蹲坐在寒瓜旁,低頭吃了起來。

「欸?你這樣被家主人看到會被罵的!」他跑上前,心急的制止它。

小狐狸不理他,自顧自的吃著,甚至將一旁的糕點推向他。

祖母綠的眼熠熠生輝,溫柔在眼底盪漾。

他揉了揉眼睛。

「好吧,兩個人被罵總比一個人好。」拿起一塊糕點,他喃喃的說。

但直到他們把東西吃完,家主人依舊沒有出現。

「太晚了,我得回去了。」捋了捋懷裡小狐狸的毛,他問,「你要和我回去嗎?」

小狐狸從他懷裡跳了出來,搖了搖白蓬蓬的尾巴,頭也不回的往屋裡走去。

「不行進去啊!」他喊,隨後才意識到什麼,嘴角上揚,開心的說,「原來你是這家的小狐狸啊…我叫博雅!我明天再來找你玩!」

但隔天他抱著手毬來的時候卻沒見到小狐狸。而是另一個還他年紀相仿的小男孩坐在緣廊上。

白玉般粉嫩的臉,狹長美麗的眼。

「你真的來啦?」盪著雙足,他笑咪了眼。

「嗯。」源博雅不由自主的點點頭,又驚疑的瞪大眼,「你怎麼知道我會來?!」

「你昨天說的啊。」跳下緣廊,男孩指著他懷裡問,「這是手毬吧,我可以玩嗎?」

愣愣的把懷裡的球遞了出去,他疑惑的問,「那昨天的小狐狸呢?」

「也許去哪兒玩了吧。」狹長的眼微彎,笑的狡黠。

「哦,所以昨天你在啊?那麼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晴明,安倍晴明。」

從這天之後,他沒再看見那隻美麗有著祖母綠眼的小白狐。

雖然有時候他會恍惚在晴明臉上看見小狐狸的模樣一閃而過,卻又不是那麼真切。

源博雅一進屋快速的朝蜜蟲點頭致意。

「晴明。」

青年一襲白色狩衣倚著廊柱欣賞屋外飄落的櫻,手持酒碗,嘴角漾著魅惑人心的笑。

「噢,你來啦。」安倍晴明回頭一笑。

「晴明,」源博雅興奮的揮了揮起手上的笛,「這是我今天剛完成的曲目,你聽。」

悠揚的曲調飛舞,一片落櫻輕飄進他的酒碗,微微一笑,他抿了口酒。

茫茫人海裡,唯一不怕他的大概只有他吧。

也只有這個傻子會在聽到他是妖怪之子還無所畏懼的跑來找他。

「晴明,你知道我今天聽到什麼嗎?」源博雅一臉驚疑不定,「他們說你是妖怪欸,父親還要我別再來找你。」

「哦?是嗎?」他笑的淡漠,看著書卷,提筆寫下什麼。

「但無論你是妖怪還是什麼,我都不怕。」呆了呆片刻,源博雅笑了,「無論你是誰,你都是晴明。」

一曲終了,源博雅期盼的問,「晴明,你覺得如何?」

「嗯。你的笛聲還是如此美妙動人啊。」

源博雅笑得璀璨,一如當年雨後夕陽下跳躍在水面的餘暉。

折扇一展,安倍晴明半掩的臉閃動過那日午後祖母綠的溫柔。

愣了片刻,源博雅脫口而出,「小狐狸?」

--終--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六

*私設occ遍地

張日山是在院子裡找到齊桓的。

那是齊桓最喜歡的一處。活水造就的小池,介於湖與池之間的大小,自府邸後山流入,再導入到府裡各處需要用水的地方。

齊桓就坐在石桌旁,月光在他身上鍍了淡淡的光暈,漣漪水光倒映在他眼鏡的鏡面中,唇角擒著淺笑,讓原本就姣好的面龐又填了幾分仙氣。

張日山的心抽了一下。

「你回來啦?」齊桓抬手朝張日山招了招。

「嗯。」張日山點頭,「我帶了桂花釀。八爺你怎麼一個人喝上了?」

「什麼一個人!」齊桓瞪了他一眼「是三個!」

「三個?」張日山左右張望。

齊桓朝水池裡的倒影和地上的人影努嘴。

張日山輕笑著坐到他身旁,給自己斟了杯酒,又給齊桓滿上,「那這下就五個人了,可熱鬧了。」

「你這小子長進不少啊。」齊桓看了他好一會兒,拿起酒杯一飲而盡,「怎麼?今天不用尋城啊?」

「今天中秋,佛爺放我一天假呢。」

齊桓點點頭,又搖頭,調笑道「不對啊,那今天佛爺應該有犒軍的晚宴才是。你又逃啦?嘖嘖,張副官,這可不行啊,叛軍是重罪啊。」

「八爺你這兒只有酒沒有吃的這怎麼行呢?」

就這麼話家常的相伴而坐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再抬起頭後,張日山像是發現什麼的驚喜道,「八爺,今晚有兩個月亮呢。」

瞅了好一會兒,放下酒杯,齊桓接過他手中的酒,「好了,別喝了。」

「怎麼連你也變兩個了?」

困惑的看著齊桓越來越靠近的面容,啪的一聲,他伸手拍住對方的臉,用力眨了眨眼。

那雙透澈到無情的眼眸一閃即逝的瀲過一絲他摸不清的光芒。

總是這麼無情…卻又溫柔的很啊…

張日山的心又疼了幾分。

捧著齊桓的臉,如同捧著稀世珍寶般,張日山將唇輕輕印上他的眼簾。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五

*私設occ遍地

遠遠望見熟悉的掛字,張日山心裡不是不忐忑的。

這麼久不見,八爺應該不會忘了他吧…出門前照過鏡子,除了身高拔高了些,自己的容貌是沒什麼大改的…可他們相識的日子這麼短,八爺忘了他也理所當然…

都說近鄉情更怯,一直以為是前人誇飾的言論,但輪到自己,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就這麼晃了好一陣子,張日山一點也沒察覺,一名軍官在別人宅邸前舉足不定有多麼的引人側目。

但肩膀被人碰觸時,張日山下意識的還是將人提扭了過來。

「疼疼疼…」

「八爺?!」

「欸?」齊桓上下打量來人,比劃著問,「我們認識?」

手足無措的看著心心念念的那人,張日山張嘴卻說不出半句話。

「嘿,呆瓜。」齊桓嘴角揚起得逞的弧度,大力擁著他,「你回來啦。」

「八爺!」氣急敗壞的,張日山掩著面上的紅,掙扎著離開齊桓的懷抱。

「回來了就進來唄,像木頭似的杵在門口幹什麼?」齊桓斟好茶遞給張日山,笑罵道。

「還不是八爺你都沒來看我…」

「你該不會認為我忘了你吧?」齊桓睜大了眼,「嘿,你個小沒良心的,只不過沒時間去瞧你罷了,倒在心裡給我編排這麼多不是;這不,要不是我在門外等著,你這呆木頭還不知道要在門外杵多久。唉,白瞎了我這番心呦。」

「我不是…」張日山辯解,卻又突然想起什麼的問,「不過,八爺,你怎麼知道我要回來?」

佛爺放他回來還是幾個鐘頭前的事,他還來不及跟八爺通傳一聲,八爺怎麼就知道了呢?

「還不是我一直…」齊桓愣了一會兒,旋即揚起手揍了張日山肩窩一拳,「好你個臭小子,現在倒會套你爺我的話了?真不該讓你去佛爺那兒的,開始會不動聲色的套話是吧?」

齊桓忽喜忽嗔的模樣讓張日山摸不著頭腦,但那顧目流轉的光彩和笑起來熟悉的虎齒,卻讓他回到最思念的地方,一直鬱結在胸口的氣不知怎麼的也終於舒了開來。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四

*私設occ遍地

「八爺,您就這麼討厭我嗎?」

「噯,你怎麼這樣說話的,我可沒這樣說啊。」齊桓皺著眉,掃了一眼手上的書將它闔上。

「可我才好沒多久,還虛得很,你就巴不得把我趕出去…」噘著嘴,張日山滿臉委屈。

去你的好沒多久,明明你那妖怪身子早八百年就好了。

「別裝了。壯得跟頭牛似的,天天在我身後跟上跟下,現在只不過讓你去磨鍊磨鍊就身子虛?」

「八爺…」

「 要不你說說,你想去誰那兒學?老五老九那兒你沒興趣,二爺哪兒,你跟他那弟子一見面就大打出手。」齊桓斟杯茶,抿了口,「也就佛爺那兒最適合,有佛爺在,安全。」

「我就不能跟你學嗎?」

「不能。」想都沒想的,齊桓一口回絕。

天機的代價有多沉,孤注一生的寂寞有多漫長,他不能,也不願讓張日山承受。

「可為什麼小滿就能跟在你身邊?」

「小滿和你能一樣嗎?」齊桓反問,打斷還要說什麼的張日山,起身整好衣擺,「好了,別說了,就這麼定了。」說完便往前廳走去。

可無論接下來的日子張日山如何討好賣乖,齊桓仍舊不鬆口,最後還險些觸怒齊桓,張日山這才死心的讓他拖著去張啟山那兒。

「以後你可得乖乖聽佛爺的話啊。」揉著張日山的頭,齊桓淡淡的開口。

「那八爺你會來看我嗎?」微仰著頭,張日山瀲灩的眸光盪漾著祈盼。

「呆瓜。」給張日山整理好衣領,齊桓拍拍他的肩膀,將他推了出去。

看著張日山一步一回頭,齊桓朝他擺手。

「可是八爺,去佛爺那兒不是沒有個三年五載都不能回來嗎?」一直默不作聲的小滿疑惑的問。

齊桓頓了一下,怪不得這段時間他總覺得忘了什麼,「去去去,你這孩子懂什麼啊這是。」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三

*私設occ遍地

傷好後張日山最常做的事,就是跟在齊桓身後打轉。

齊桓也不以為意,隨張日山伴在身旁的擺攤算命,或去各兄弟家串門子。

但接連好幾日,張日山卻一反常態的沒有跟在齊桓身後,一大早的就不見蹤影,就連府裡最早起的小滿也沒瞧見他的身影。

齊桓笑著搖了搖頭,孩子嘛,誰不起早貪晚的玩耍,這好幾天的跟在自己身後,早該乏了。

吩咐小滿在灶下備著膳食,好讓張日山隨時回來有東西吃後,齊桓便搖頭晃腦的到解九家串門了。

解九看著失去半片江山的棋盤,一貫波瀾不驚的口吻問,「我說老八,你怎麼心情不大好啊?」

棋下久了,就能從中得知一個人的心性。

老八這人,大抵是太過通曉人心,素來愛裝糊塗,整日裡嘰嘰喳喳的在各家兄弟中嘻嘻哈哈,但其實在一眾兄弟裡最無心無情的也就他了。

別人下棋可摸透大半思緒,老八唯一能窺探思緒的時候,卻是他魂不在的時候。

但這卻也是他解九要輸的時候。

「什麼?」好一會兒齊桓才將心收回,看著解九嬉笑道,「老九啊,你剛剛說什麼來著?我一時走了神沒聽見。」

撇了眼齊桓,解九笑著說,「沒什麼,我說這幾日怎麼都沒看見你那小跟班?」

「噯,不知道跑去哪兒玩了吧。孩子嘛。」齊桓飲口茶,淡然一笑。

離開解九家時已是黃昏,橘紅色的晚霞在披散在空中,沿途和準備收攤的攤販打打招呼、閒聊個幾句。

待要回到府時,他卻在門口看到害的他近日老是走神的罪魁禍首。

那人瞧見他快步迎上來,劈頭便問,「八爺,你去哪啦?」

「去九爺家下棋了。」

「下這麼久?」張日山嘟噥著,「我都在這兒站了一天了,都等不到你…」

「還說呢。你小子出去玩的時候倒沒見你這麼惦記我。」

「我可沒有啊八爺,」張日山搖著頭,把藏在背後的東西拿了出來,「這不,我這些天都是去找這個了。」

「八哥?」看著鳥籠裡一身白的鳥,齊桓困惑的問,「你想養?」

「不,送你的。」

「送我?」

「前幾日小滿收拾屋子提到,八爺最喜歡的八哥因為他的疏忽丟了,害得八爺難過了好一陣子…」

「所以你這好幾天的,就為了給我找隻八哥?」齊桓啞然失笑,這都多久的事了?還別說這事他根本沒放在心上。

萬事萬物皆講求緣法,八哥的走丟,不過是緣已盡罷了。

張日山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齊桓,「八爺你不喜歡?」

「喜歡。怎麼會不喜歡呢?」齊桓捏了捏張日山的臉,笑,「但以後它得歸你顧。」

「是,八爺說的是。」

夕陽下,張日山笑瞇了眼的神情讓齊桓呼吸不自覺的窒了一下,愣是沒說什麼的,扯了張日山便進到府裡。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二

*私設occ遍地

齊桓撫著屁股偷偷的打量著身邊的少年,少年手搭在他肩上,低著頭,像是做錯事的孩子。

這孩子應該不是妖魔鬼怪之類的吧?不過到底為啥這麼重的傷,四天就能起?說好的一年半載呢?

「抱歉…」

「沒事沒事,」強收了他臉上驚疑的表情,他擺了擺手,「不過是磕了一下,不礙事的。」

「那我給你揉揉?」

「揉…」齊桓嗆咳了一下,少年忙伸手給他順氣,好一會兒才道:「不用不用。」

你要是揉了還像話嗎?我還要不要做人了?

「我真不是故意要把你踢下床的…只是一醒來有東西纏著我,我就…」

「咳、咳…」大力的咳了兩聲壓下少年接下來的話,齊桓轉移話題,「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。」

「張日山…」

「日山是吧?」齊桓頷首,復又寬慰道,「沒事的,等會我帶你去莫醫生那兒 ,她在國外留學過,見多識廣,醫術又好,一定有辦法醫好你的,等你好了後我再送你回去。」

張日山點了點頭,卻又在聽到最後一句話時,將頭垂的更低,「我是被趕出來的…沒地方回去…」

沈默半晌,齊桓拍拍張日山的肩,「那以後我這兒就是你家。」

張日山抬起低垂的頭,看不見光彩的眼泛著朦朧的淚。

看著對方迷濛的桃花眼,齊桓好一會兒才抽回神識。要死了,竟然看個孩子都能看晃了眼,這要是被老五知道,準被嘲笑到天荒地老…

待到了醫院,齊桓牽起張日山的手,兩人一同步入莫醫生所在的診間。

「怎麼樣莫醫生?」齊桓上前問道。

放下聽筒,莫醫生笑著說,「八爺放心,吃了藥,等瘀血散去就好了。」

「那就有勞莫醫生了。」拱手一禮,齊桓這才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。

洗漱完後,齊桓盛著水走回房裡,自那孩子來他屋裡,除了昏迷的四日,他幾乎每日都到張日山房裡睡下,畢竟小滿回家返家省親還沒回來,張日山又需要幫忙,一間房不僅彼此有個照應,搭把手也方便。

和往常一樣,張日山睜著迷濛的桃花眼,擁著被,望著他的方向。

「醒了?」

齊桓將臉盆擱在桌上,擰好的帕子要給他擦臉,卻意外的被攔下。

「八爺?」

順著抓住他的手看過去,映入眼簾的桃花眼帶著不可置信的光芒。

【副八】山木有兮 枝一

*私設occ遍地

齊桓是在河邊撿到他的。

除去襤褸的獵裝,少年的身上看不見完好的肌膚,滿布密密麻麻的傷口和傷疤,連臉蛋也擦著了皮。

大概也是在河裡磕傷的吧。

前幾日天氣不大好,風雨大的跟什麼似的,這孩子能活下來完全是上天垂憐。

「不過這孩子可真俊啊,別說傷成這副模樣,就連閉著眼,嘖嘖…出了外邊不知道會迷煞多少小姑娘。」

可瞧這一身的傷,不躺個一年半載的,難啊。

不過話又說回來,目測十來歲年紀的樣貌,竟能弄得渾身找不著一吋完好的肌膚,看來這孩子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。

雖說救人救到底,但總得知道自己究竟撿回了什麼不是?自己的命還是要顧好的。

所以他給那孩子算了卦 ,驚歎的搖了搖頭。

那孩子是在第四天的夜裡醒來的。

半夜裡乒乒乓乓的碰撞聲驚醒了他,慌亂的抓起眼鏡戴上,抓了床邊的木棍,尋著聲,來到了那孩子的房門前。

難道這孩子的仇家尋到這兒了?

但不對呀,昨日他心血來潮又給這孩子算了一卦,卦上說貴人已至,莫非這孩子的貴人來了?

可這種時刻,別說貴人了,仇人的可信度倒還來的更高一些。

站在門外深吸了好幾口氣,齊桓用力推開了門。

一地狼藉,少年瑟縮在床邊不發一語。

屋裡的另一扇對外的門戶卻沒有開。

「你、你還好吧?」

揮開他搭在臂上的手,少年俊美的臉堅毅的道:「就算你把我關在這裡,我什麼也不會說的。」

「什麼?我可沒關你呀。」

「還說沒有?那這一片的黑是什麼!」

「說什麼呢這是?」齊桓正愣了好一會兒才發現什麼地方不對勁。

伸出手試探的在少年眼前揮了揮,心裡喀噔了一聲,這孩子,瞎了。

放輕聲,他輕哄著:「你別怕,我不會害你的。這裡是我家,你受了點傷,明早我們去看醫生,別怕,一切會好的。」

「別騙我。這裡一點光亮都沒有。」

齊桓歎了口氣,拿起几上的的燭火,抓過他的手,「別動,我證明給你看。」

觸及了不同掌心的溫度,少年困惑的眨了眨眼,旋即驚愕的望向齊桓所在之處,「我看不見了?」

「會好的,別怕,別怕啊。」

【副八】因你而在

跟隨佛爺南征北討的日子久了,張日山養成了淺眠的習慣。戰場的烽火日夜蝕人,就算是鐵打的身體還是會有精神不濟的問題,儘管夜裡和弟兄們輪流著休憩,但依舊得對外界保持機警。

黑夜裡的呼吸聲此起彼落,混著震如天的鼾聲和夢中的低喃。

但張日山警覺睜開眼的原因卻不是這些,同袍弟兄們睡覺的姿態不一而足他都未曾警惕分毫,何況這兒。就算這驛站的人有些許的不對勁,在他眼中,也算不上什麼事。

有東西壓住了他的腿。

他暗暗的伸手推了推睡在身側的齊鐵嘴,壓低著音量輕喚道:「八爺。」

隨後並將空出的另一隻手向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壓住的右腿抓去,卻不料逮到了一隻腿。

輕輕往自己的方向一拽,睡得不省人事的腿主人這才有了反應,擺了擺手將腳抽回, 嘟嘟囔囔的噘嘴,「別吵,呆瓜。」翻過身,沉沉的睡去。

張日山指著自己,瞠目的看著齊鐵嘴的背影,忿忿的給他掖好翻身時掀開的被,「咱倆明天就換床。」

和八爺相識也有段時候了吧…耳邊傳來齊鐵嘴的呼嚕聲,張日山心想。

剛和佛爺調派到長沙時,人生地不熟的,除了佛爺,第一個認識的,便是八爺了。

說實在的,張日山早已記不得初見面時的模樣。唯一記得住的,只有那張秀美臉龐上的笑靨。

黑白分明的眼滿溢通透,正眼瞧人時,彷彿任何心思在他眼前都無所遁形;笑起來卻又無害的很,略帶驕傲的臉,小巧的虎牙,好幾次讓他差點止不住揉亂他髮的衝動。

總是慌慌張張的大呼小叫,卻又會在關鍵時刻一語中的的道出眾人未曾察覺的事兒。

怪不得佛爺總說,八爺算命,更算的是人心。

八爺總是罵他大小眼,對九門眾人恭敬有禮,唯獨對他卻是見面就拌嘴,忒目中無人。

腦中一晃而過八爺炸毛的摸樣,他不禁莞爾。

大概是因為他特別愛瞧八爺炸毛的模樣吧。

畢竟在這亂世中,誰能被世俗淘洗,卻又始終保有純真的模樣呢?

也因此,他承應了佛爺保護八爺的命令,也在心中暗自立了誓約。

「無論如何,我定會護你周全。」

像是回應般,齊鐵嘴再次踢開身上的被,嘴裡咕噥道:「這可是你說的啊,呆瓜。」

張日山給他掖好被,嘴角漾起連自己都未曾察覺的笑意,「是,八爺。」